怜月娜奈

魔道祖师,薛家迷妹。

相遇就注定的死亡

刚刚洗澡在想东想西然后想到之前看到说道长的名字也许来自长河落日晓星辰,然后又想到看到过洋洋的薛姓是孽的上半部分,就想哪洋是什么意思呢总不会是随便取的吧虽然很有可能。
然后突然想到……星星在天上,海洋在陆地……
星沉……星星陨落才能与海洋接触,却同时意味着星星的死亡……
孽啊……

鬼使兄弟的狗粮日常。

对于冥府的工作人员一天开始最麻烦的莫过于脸上的妆了——判官孟婆除外。

而对于鬼使兄弟来说,他们化妆的日常就是——互相化妆。

你给我勾个眼线我给你涂个嘴唇,想想都觉得吃了一嘴狗粮。

有可能还有互相穿衣服绑头发各种各样的【手动再见】。

包包都要炸了。

(为什么突然画风突变我果然只适合写梗吗?)

(没有明显cp黑白白黑的tag都打)

我们家的狐琴

妖琴师与妖狐初见的那天不过是最为平常的一天。

妖琴师从荧光飞舞的召唤法阵中出现时一下就扫到了和一堆式神扒在门边偷摸的妖狐。

之后这只怕生的狐狸马上就跑了。

将妖琴师召唤出来的阴阳师不知道为什么老喜欢让他和妖狐一起上阵,可是这只怕生的狐狸总是很紧张。

妖琴师也因为太过年幼总是受伤,阴阳师也就让他呆在结界。

之后和那只狐狸的见面是在妖琴长大一些之后,妖狐似乎已经和他熟识不再紧张,却每每都要妖琴补刀。

妖琴也从来不给妖狐余音,实在耐不过也不会让他抢鬼火。

妖狐因为这件事闷闷不乐的好一阵子。

之后阴阳师决定了新的战力妖狐和妖琴也就闲了下来,妖琴倒是偶尔上...

关于桃为什么不复活樱的丈夫【还不是】一点小猜测的

[cp]今天看了一个桃既然有复活技为什么不复活樱的丈夫【其实还没结婚】的条漫
然后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如果是现实的话其实桃是不可能有复活技的【真有桃就无敌了】
再想一下式神的阵亡其实也不是阵亡而是重伤到不能战斗【毕竟还在呢】
而桃的复活技是可以让式神恢复战斗能力
所以桃的复活技现实的话其实应该是强大的回复能力
那么已经死去的樱的丈夫是不可能被复活的
同理可证童男的复活技也应该是让自己失去战斗能力而交换队友的战斗能力 其实应该跟童女的献祭差不多
感觉说的有点乱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_(:з」∠)_[/cp]

厉害了我的道长!Σ( ° △ °|||)︴

一个脑洞



我想看三尾狐羡羡

本来想自己写的 然而想不开想写传记风的 传记那么美我吼不住……

我在秋ID怜月 欢迎来找我玩啊~

有没有人觉得义城篇跟主线有点隐隐约约的重合




【强行高亮】我知道魔道人物没有可比性我只是打个比喻你们不要那么激动毕竟这世上没有如果。


【注意事项】

昨天晚上胡思乱想的产物,也许会不对。

不可避免的会牵扯到cp问题,冷静。

【高亮】拒绝撕逼,欢迎讨论。

待补充。


人物:

双道长——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道长们像姑苏双璧吧。

其实我一直觉得晓道长和蓝大哥十分相似,当然也只是相似。

然而宋道长和忘机相似我却是昨天才想到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到的大概是福至心灵吧(笑)。

大家不觉得宋道长最后的结局跟前世的忘机简直没有差别吗?

问灵数载,逢乱必出。

孑然一人,走遍天涯。

最后他们也都...

文力都被狗吃了(手动再见)让我自暴自弃会。

张嘴,啊~

如月华般的银白长发,尚未完全长开的少年轮廓,紧闭的双眼,微抿的嘴唇。

以及,从银发中蜿蜒而下为这张清俊面孔添上些许妖冶的——血。

站在旁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迈出脚步向那静静躺在地上的银白身影走去。

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眼睛也酸涩的厉害。

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眼中也并未流出眼泪,心中仿佛破了一个洞。

如果有第三人在场就会发现,那个往日意气风发的黑衣少年的眼中——唯余死寂。

(本来想给他们取名字的然而违和感挥之不去(手动再见))

(依旧不分攻受,只打单人tag和兄弟骨科标签)

我是一只可爱的白团子~

鬼使白有一堆小团子,特萌特可爱,战斗的时候还能舍己为人功德无量【什么鬼】,虽然才那么一咪咪血【冷漠】。

然而鬼使黑却不太喜欢这一堆小团子。

原因?科科,看看那只每次出战回到地府就被团子淹没求抱抱求蹭蹭求举高高【什么?】就差求亲亲不知所措的鬼使白你就知道了【冷漠】。

(小黑:我家弟弟我还没亲过呢!摔!(╯‵□′)╯︵┴─┴(团子一脸懵逼并没有求亲亲啊))

(团子真的好可爱!O(≧▽≦)O )

(谁能告诉我怎样拿到小黑的碎片我现在一只都没有弟弟都在我家(°ー°〃))

(团子的血真的很少只能积少成多【冷漠】我知道团子是小白的分身【什么?】别提醒我)

(我在秋区有盆友来玩...

© 怜月娜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