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嘴,啊~

如月华般的银白长发,尚未完全长开的少年轮廓,紧闭的双眼,微抿的嘴唇。

以及,从银发中蜿蜒而下为这张清俊面孔添上些许妖冶的——血。

站在旁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迈出脚步向那静静躺在地上的银白身影走去。

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眼睛也酸涩的厉害。

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眼中也并未流出眼泪,心中仿佛破了一个洞。

如果有第三人在场就会发现,那个往日意气风发的黑衣少年的眼中——唯余死寂。

(本来想给他们取名字的然而违和感挥之不去(手动再见))

(依旧不分攻受,只打单人tag和兄弟骨科标签)

评论
热度(5)

© 怜月 | Powered by LOFTER